@      潮牌Superdry之“死”:创始人曾套现8亿

你的位置:王唤阳 > 服务项目 >

潮牌Superdry之“死”:创始人曾套现8亿

  来源 投中网

  又一家潮牌濒临破产。

  Superdry在国内的知名度并不太高,由于Superdry又称“極度乾燥”,很多人在听到Superdry时第一反应往往是,“这是哪个国家的牌子?”

  作为一家英国本土潮牌,Superdry也曾在中国开过分店,但和大多数外资品牌的命运差不多,水土不服让它们不得不退出中国市场。Superdry亦然,2016年进入中国后始终业绩不佳,曾拥有25家自营店和41家特许经营店。4年后又恰逢疫情,最终于2020年退出中国,官方给出的原因是“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,其将暂别中国大陆市场”。

  注意,这个理由对Superdry很重要,在每一次公司对外表达业绩不佳时,类似大环境不好的缘由就会频频出现。

  因此,在今天Superdry被传濒临破产时,公司仍然表示这一切都是因为“异常温和秋季天气”导致公司销售疲软,股价跌至历史新低。用一句话总结就是,是天气,让我破的产,都是天气惹的祸。

  当然,事情没有这么简单。

  因为天气不够冷,因为顾客没钱

  先简单介绍下这家潮牌:Superdry卖的是冬装。

  关于濒临破产的消息来自于外媒Sky News,Superdry在近期发布财报对外宣布了销售持续疲软的消息后,公司正在考虑进行彻底的重组,这可能涉及大量店铺关闭和裁员。

  Sky News透露,Superdry及其普华永道(PwC)的顾问正在启动可能导致公司自愿安排(CVA)或重组计划的计划,这两种机制都是破产机制,使企业能够减少对债权人的负债。

  Superdry的一位发言人拒绝就普华永道的角色或任何重组计划发表评论,但随后向市场发布的一份声明称:“根据公司的转型战略,公司确认正在与顾问合作,探索各种材料成本节约方案的可行性。虽然这些选择中的任何一个都无法确定是否取得了进展,但它们旨在以公司迄今为止实施的成本节约举措的成功为基础,并为业务的长期成功做好准备。”

  根据Superdry的官方报告,其23财年法定税后亏损1.481亿英镑,而22财年法定税后利润为2240万英镑。其23财年的基本每股亏损为181.3便士,而22财年的每股利润为27.4便士。

  状况不佳,股价频跌,几乎是Superdry这几年的主旋律。2023年年底,该公司就将销售疲软归咎于异常温和的秋季天气。

  天气原因一直被Superdry拿来说事。在1月26日的公告里,公司再次强调“消费零售市场仍然具有挑战性和不可预测性,夏季的极端天气事件以及有记录以来最温暖的秋季之一,一直持续到圣诞节交易高峰期,对销售业绩没有帮助。”所以由于天气不对,截至10月28日的26周内,导致集团收入暴跌23.5%。

  还有一点值得一提,除了“天气不稳定”是被Superdry官方认可的理由之外,“顾客因高昂的生活成本而承受的压力”也是导致其销售额暴跌的主要原因;换句话说就是,因为消费者没钱,买不起Superdry的衣服,所以公司才赚不到钱——这让我想起了去年李某琦的眉笔热搜,“你没钱怪谁?”

  嗯,Superdry还是幸运的,早在2020年就退出了中国市场,也退出了中国舆论区。

  市值从180亿跌到1.8亿

  Superdry成立于2003年,因为该品牌加入了日本街头风格,常常让人误会为这是一个日本品牌。撇开近几年的低估期,Superdry也曾辉煌过,像贝克汉姆,裘德·洛,凯特·莫斯,都会定期出现在Superdry的发布会上。

  2010年3月公司正式在伦敦证券交易所上市,当日发行价为500便士/股。2015年,由于与董事会在经营上出现意见分歧,创始人Julian Dunkerton卸任CEO,2018年彻底离开董事会。不过他仍然以18.5%的持股比例维持最大股东的地位。

  2019年4月Dunkerton又重回公司,并罢免原首席执行官Euan Sutherland,声称极度干燥已走上了“彻底错误的轨道”,自己也无法对“30年的心血”陷入衰退坐视不理。

  当时Superdry的股价差不多450便士/股左右,Dunkerton回归后一度被传其正与私募基金接洽将Superdry私有化。

  如果那时Dunkerton以为公司已经是极端低谷,想要以一己之力挽救整个公司,那就太单纯了,因为Superdry的股价在之后的几年里几乎惨不忍睹,到今天已经跌到约20便士/股,市值在2000万英镑左右(约合人民币1.8亿元)。

  在高峰期,Superdry的市值最高达20亿英镑(约合人民币180亿元),彼时在2018年。短短5年里,公司市值几乎完全蒸发。

  有意思的是,Dunkerton回归后曾高调表示低迷的天气、消费者购物态度改变和汇率的波动并不是Superdry业绩低迷的主要原因,根源在于错误的战略决定,“在竞争对手纷纷增产的时候减少产品线是一个错误。”

  但Superdry的董事会并不支持Dunkerton的回归,甚至该公司全体董事会辞职,以抗议他的回归,然而胳膊拧不过大腿,终于Superdry还是毁在了创始人自己的手里。

  去年在Dunkerton的带领下,Superdry开始了“成本效益计划”,这家时尚零售商表示,此举符合其转型战略,并将“降低成本议程”列为优先事项。

  这一系列计划里,包括了关闭商店和裁员,在亚太地区和印度进行适度的股权筹集和品牌授权交易,2023年10月,该公司与Reliance Brands Holding UK Ltd(RBUK)签署了一家合资企业,出售其在南亚的知识产权。

  此外,最近Superdry还通过与Hilco和Bantry Bay Capital达成的协议,已经有了总额超过1亿英镑的债务融资。

  借助这项计划,Superdry似乎真的有了些许好转,“作为一个管理团队,我们将继续专注于成本效益计划的实施,以及进一步减少业务固定成本基础的机会,年内将实现超过4000万英镑的节约,高于最初设定的3500万英镑的目标,其中2000多万英镑的节约已在上半年实现。”该公司表示。

  董事会对此表示:“虽然这些选择中的任何一个都不确定是否取得了进展,但它们旨在以公司迄今为止实施的成本节约举措的成功为基础,并为业务的长期成功做好准备。公司在最近半年将运营成本降低了16%。”

  创始人曾套现8亿元

  不过1月底,Dunkerton终究还是承认了“Superdry正处于一个艰难的时期”,并不忘甩锅:“在宏观经济不确定性和一些明显不符合季节性的天气条件的背景下,充满挑战的消费零售市场共同削弱了集团的财务业绩。”

  财富俱乐部股票主管Charlie Huggins对此分析,Superdry别无选择,只能对成本动刀。截至目前,Superdry经营着216家店铺和大约369家特许经营商和持牌人,拥有3350多名员工。

  其实回过头来看,Superdry的转折是在2019年创始人Dunkerton的回归上,如果Dunkerton没有回归,也许Superdry不会像今天这么糟糕。讽刺的是,当年Dunkerton吵着要回来时用的理由是,“这个董事会不懂时尚行业。”3年后,凭一己之力, Dunkerton一手毁掉了自己的心血。

 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,也许Dunkerton不是个好的公司管理人,但他的确也是个很好的投资人,2018年几乎是Superdry在资本市场表现最好的时期,当年他阴差阳错两次出售公司股票,套利近8900万英镑(约合人民币8亿元),几乎可以买下今天4个Superdry了。

  很想知道,Dunkerton是否会后悔回归,是否会后悔当初没有全部抛售自己的股票。

股市回暖,抄底炒股先开户!智能定投、条件单、个股雷达……送给你>> 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王其霖